破裂盘据时期的历史

日期:2012-10-23 15:42 泉源:《中国西藏基本环境丛书—西藏历史》作者:陈庆英

字号:  [小]  [中]  [大] 打印本页封闭窗口

 

                   
           吐蕃王系后代——山南拉加里王府

          
       吐蕃末代赞普的二王子——允丹和微松(左)(唐卡)

  吐蕃王朝瓦解后,从869年到1239年的370年中,青藏高原上不停未能创建起大的同一政权,以是史称破裂盘据时期。在这时期,允丹及厥后裔占据拉萨和桑耶地域,微松占据山南地域,905年微松在雅隆被臣下毒去世,他的儿子贝考赞逃到后藏日喀则一带,构筑城堡,布置下属。923年贝考赞又被布衣叛逆军杀去世。其宗子扎西孜巴贝占据江孜,次子吉德尼玛衮逃到阿里普兰,与本地贵族攀亲,他的三个儿子分据拉达克、普兰、古格,厥后创建起拉达克王朝和古格王朝。

            
               古格王宫遗址

            
              阿里古格王宫遗址

  青海河湟地域的藏族领袖在唐朝陵夷后,从西域迎来一个赞普的后代,奉为首脑,创建起角厮罗政权。在青藏高原的其他中央由各个中央领袖统治,他们有的是新兴的家属,有的是吐蕃王朝的贵族的后代,成为一些互不统属的封建领主。在吐蕃王朝瓦解和部落制度瓦解后一度呈现过的自耕农和宽大农牧民,在恒久的战乱中,大概由于战乱中被俘虏,大概由于经济停业,欠下债权,大概由于寻求中央豪强掩护宁静,依靠于中央的政教领袖,成为这些中央领袖的依靠民,在吐蕃王朝期间作为社会重要消费者的部落布衣阶级渐渐转化为依靠领主的农奴,封建农奴制度在西藏各个中央广泛创建起来。

            
        仁钦桑布像 古格王朝的释教经典闻名译师(唐卡)

  破裂盘据时期的另一个特点是释教在西藏再次再起。朗达玛灭佛时逃到青海的和尚藏饶色、约格迥、玛释迦牟尼等三人寓居在青海化隆县的丹斗寺,于894年收了一个本地的门生拉钦贡巴饶色,在给他授戒时因比丘人数不敷,还请来了两个汉族比丘到场,当前渐渐在河煌地域构成一个释教中央。约在936年桑耶寺中央领袖意希坚赞(允丹六世孙)调派卢梅喜饶楚臣等卫藏十人到青海从拉钦贡巴饶色的门生那边受戒,然后前往西藏传法授徒,规复和新建寺庙,构成很多僧团,史称“下路弘法”。历史上以949年卢梅在拉萨创建僧团作为藏传释教后弘期开端的标记。今后不久,古格王朝的小王领袖意希沃为规复释教,构筑了几座寺庙,还派了一些青年到印度去学习释教,此中的大译师仁钦桑布曾三次到印度学习,厥后方丈托林寺,翻译经典,传法授徒,渐渐推行释教,史称“上路弘法”。

            
         噶玛巴都松钦巴合金像——噶玛噶举派首创人

  在后弘期初期的一个世纪中,卫藏十人和他们的门生在前后藏各地创建了很多增团和寺庙,成为西藏释教的主流,遗留至今的康玛县的艾旺寺和江浦寺(萨玛达寺)、夏鲁坚贡寺、扎囊寺的宗教艺术,反应了汉地和河西陇右地域的艺术对西藏的影响,成为西藏释教艺术中的佳构。古格王朝还在1042年迎请印度高僧阿底峡(孟加拉国人)入藏传法。1045年阿底峡又被前藏各地域的释教人士的代表仲敦巴(100—1064)迎请到前藏地域传送,1054年阿底峡在聂塘中央逝世后,由仲敦巴统领众门生,在1056年在拉萨北面兴修了热振寺,由此渐渐生长出噶当派。在这个时期有一个修习佛法的在家和尚素尔波且(100—1062)创建邬巴隆寺,整理吐蕃王朝期间翻译的经典,以此为中央生长出宁玛派。1073年款氏家属的官却杰波建萨迦守,生长出萨迦派。山南洛扎县的玛尔巴译师曾屡次到印度学习佛法和梵文,他的一个门生米拉日巴以修行和传法闻名。米拉日巴的门生塔波拉杰1121年建塔波寺,同年穹波南交建香巴寺,由此生长出塔波噶举和香巴噶举派。塔波噶举中塔波拉杰的门生都松钦巴1147年建昌都噶玛寺,1187年建楚布寺,生长出噶玛噶举派;帕木竹巴1185年建丹萨替寺,生长出帕竹噶举派;达玛旺秋1160年建拔绒寺,生长出拔绒噶举派;尚蔡巴1175年建蔡巴寺,生长出蔡巴噶举派。这四个流派被称为塔波噶举的四大支。帕竹噶举派中,帕木竹巴的门生止贡巴仁钦贝1179年建上贡寺,生长出止贡噶举派;达隆塘巴扎西贝1180年建达隆寺,由此生长出达隆噶举派;林热白玛多吉(其门生藏巴嘉热1193年后建“主”寺和热垅寺)传出主巴噶举派;格丹意希僧格(其门生却闷朗1206年建雅桑寺)传出雅桑噶举派;杰擦和衰丹兄弟建绰浦寺,生长出绰浦噶举派;楚臣僧格1181年建修赛寺,生长出修赛噶举派;意希孜巴建叶巴寺,生长出叶巴噶举派;喜饶僧格传出玛仓噶举派。这八个流派被称为塔波噶举的八小支。现实上各中央权势和释教庙宇相联合,因而构成差别的教派,这是前弘期所没有的。2、一些庙宇拥有地皮属民,古格王朝把几个谿卡送给仁钦桑布,这是有关寺属庄园的最早的纪录。萨迦派家属的庄园属民和庙宇联合在一同。这是政教会一的底子。3、从吐蕃王朝时释教夸大对佛祖的崇敬演化为夸大对本派祖师的崇敬,夸大师传,夸大视师为佛,而仲敦巴、米拉日巴、萨钦贡噶宁波等西藏的祖师的呈现,使释教进一步外乡化。

  破裂盘据时期西藏对外的来往,在宗教上是河西陇右和印度的和尚入藏传法,然后西藏的一些教派的高僧又到青海、西夏等地去传法,有的西藏高僧还被西夏王朝封为帝师、国师,西夏王朝的经济支持对西藏的释教的生长起了紧张的作用。西藏在经济上经过角厮罗政权和西夏王朝与汉地连结接洽。宋代的茶马通商十分郁勃,便是这种接洽的体现。

 
文章泉源: 《中国西藏基本环境丛书—西藏历史》
作者: 陈庆英

相干旧事

友谊链接

中国当局网 | 中共中间同一阵线事情部 | 国务院台湾事件办公室 | 交际部 | 人民政协网 | 黄埔军校同砚会 | 天下台联 | 中国侨联 | 台盟 | 新华网 | 人民网 | 中新网 | 中间电视台 | 中间人民播送电台 | 中国台湾网 | 中国西藏信息中央 | 西藏文明网 | 西藏人权网 | 浙江十大手机赢利软件会 | 

同一之声二维码请存眷微信民众号